2017-05-24 09:44:24中国新闻网
摘要佛山代开出生证明[★医院病假条★【微信: yyzm668 】【扣抠号: 846 458 733 】★★]◆诊断证明◆怀孕证明◆B超◆流产证明◆住院证明◆出院记录◆病假单,诚信经营★讲信用、重质量、高效率-欢迎咨询。



{suijici}

  。

  

  中新网江口5月20日电 (杨云 罗兴)20日,“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铜仁市江口县开跑。随着发令枪声响起,来全国1.5万微马跑友从起点开跑,活动吸引了沿途不少当地市民驻足观看,此起彼伏的助威声,让现场互动热烈。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江口县开跑。 杨云 摄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江口县开跑。 杨云 摄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由中共铜仁市委、铜仁市人民政府、贵州省体育局主办,中共江口县委、江口县人民政府、铜仁市体育局、铜仁市旅游发展委员会承办。其中13.14公里竞赛组8000人,5.20公里体验组7000人。赛事邀请了北京、深圳、武汉、长沙、贵阳等城市十大跑团的200名特邀选手前来参赛,来自广东、湖南、江苏等9个省市百余家跑团组队共同参与。

  “带着爱一起跑,更能够感受到马拉松赛事的健康意义。”来自深圳的跑友汪飞认为。

  “马拉松的魅力之一,是比赛场地的开放。”长沙跑友李明建告诉记者,“对参赛者来说,每跑一步、每过一段都是不同的风景。”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江口县开跑。 杨云 摄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江口县开跑。 杨云 摄

  本次活动以“打造时尚生活方式引领者,宣传全民科学健身”为主题,倡导“凝聚最美力量,领跑中国时尚运动健康生活”。

  贵州素有“公园省”的美誉。近年来,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体育旅游事业发展,当前,贵州正着力提升内外交通互联互通水平,打造特色旅游产品体系,提升旅游服务质量,打造“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旅游品牌,努力建设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山地旅游目的地和山地旅游大省。

  江口县位于贵州省东北部,地处贵州高原向湘西丘陵过渡的斜坡地带。境内著名的景点梵净山为中国AAAA级旅游景区、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中国十大避暑名山。2016年,江口县被国家旅游局公布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

  江口县有着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的传统。近年来,江口官方积极倡导康养休闲产业化发展,努力打造体育生活化、生活体育化,体育生态化、生态体育化,体育旅游化、旅游体育化,致力于建设一个“动起来”的江口。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江口县开跑。 杨云 摄 “2017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在贵州省江口县开跑。 杨云 摄

  为了凸显梵净山万人微型马拉松的赛事文化特色,主办方特别设置了嘉年华民俗体验主题活动,参赛者不仅可以领略梵净山下江口最美赛道的旖旎风景,还可以感受“摆手舞”、“瓦寨锣鼓”、”侗族大歌表演”等浓厚地域文化氛围的民俗特色表演,以及梵净山珍特色馆中各色各味的山珍美食,从体娱跑秀、文化时尚、赛事服务等多个角度全方位感受梵净山的美景、美食、美物。(完)





我要啦免费统计
医院假条哪里可以买/医院假条哪里可以买_百度 _ 知道

2017-05-24 09:44:24中国新闻网
摘要医院假条哪里可以买[★医院病假条★【微信: yyzm668 】【扣抠号: 846 458 733 】★★]◆诊断证明◆怀孕证明◆B超◆流产证明◆住院证明◆出院记录◆病假单,诚信经营★讲信用、重质量、高效率-欢迎咨询。



{suijici}

  。

  

  中新社广州5月19日电 (记者 郭军)5月19日,广州暨南大学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揭牌成立,中国国务院侨办副主任谭天星出席并致辞。他希望暨大通过这一平台有效整合国内外资源,强化学校文化传承创新功能,不断开拓国际交流合作领域,为传播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作出新贡献。

  谭天星说,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标识和个性表征,其传承对于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提高国家软实力意义重大。

  他指出,暨南大学作为“华侨最高学府”,在与海外华人交往和华文媒体合作方面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丰富的人脉资源,是实现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国际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暨南大学成立“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对于提升学校的社会功能、拓展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的研究空间、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心相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暨南大学校长胡军在致辞中表示,成立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是学校积极响应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提高国家软实力工作的新举措,学校将整合现有资源,进一步发挥高校在文化传承创新方面的重要作用。

  仪式上,谭天星和胡军为文化遗产创意产业研究院揭牌。研究院聘任陈平女士为院长、张晋升教授为执行院长。

  陈平现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府间委员会-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全球副主席、中国区主席,是知名文化遗产和民间艺术方面的专家。张晋升现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完)





我要啦免费统计
沈阳市代开出生证明/沈阳市代开出生证明_百度 _ 知道

2017-05-24 09:44:24中国新闻网
摘要沈阳市代开出生证明[★医院病假条★【微信: yyzm668 】【扣抠号: 846 458 733 】★★]◆诊断证明◆怀孕证明◆B超◆流产证明◆住院证明◆出院记录◆病假单,诚信经营★讲信用、重质量、高效率-欢迎咨询。



{suijici}

  。

  

  编者按:“人就是这样,有一个人拉滴滴挣到钱,就有100个人去传它,听到的人认为这100个人都挣钱了,其实哪个行业想赚钱都要付出难以想象的艰辛。”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20日电(魏薇)后厂村路,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的希望之路,在这条路的周围,新浪、网易、联想、百度等中国重量级的互联网公司坐落于此。与它一路之隔的后厂村,虽被巨头们团团包围,却一直低调的作为一个路名存在。直到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传到了这里,村子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滴滴村”。

5月17日,后厂村的空地上排列的外地牌照小轿车 中新经纬 魏薇摄 5月17日,后厂村的空地上排列的外地牌照小轿车 中新经纬 魏薇 摄

  如今,这个名字渐渐不再被人提及。5月20日,北京市网约车新政过渡期即将正式结束,意味着外地牌、非京户即日起不得在京从事网约车运营。曾经近千辆网约车包围“滴滴村”的盛况已经成为历史。

  后厂村—彭水村—滴滴村

  后厂村逼仄的小路间隙和几片空地上,零星停放着几排外地牌照的小轿车,车身被尘土覆盖,看起来已多日没被它们的主人碰过。

  白天的后厂村显得格外安静,女人们在院子里做着家务,偶尔有几个孩子跑闹着,男人们在这个时间都在外面“找活儿”。进入傍晚,后厂村逐渐热闹了起来,外出的男人们回到了这个在北京的“家”,三五成群的在院子里“侃大山”。

  “师傅们,开过滴滴吗?”问题抛出,回答噼里啪啦的传来。“他开过,那是他的车。”操着四川口音的一位打工者指向记者眼前的一位师傅,这位师傅点点头纠正道,“之前开过”。

  他姓庹,重庆彭水县人,一家人在多年前一起来到北京打工。庹师傅介绍说,这个村原来叫“后厂村”,大约住着一千来户人,住户基本都来自四川、重庆等地,尤其以彭水县人居多,所以他们都叫这里“彭水村”。

  不过,“彭水村”这个名字也是他们自己“调侃”取的,外人更喜欢把这里称为“滴滴村”,住户们形容说,鼎盛时,村子周围和村子里的大车小车算下来有上千台,开滴滴的重庆、四川人能占20%。

  传闻——现实

  在成为“滴滴村”之前,这里的外地居民多从事货运、搬家等工作,直到村里有人开始成为网约车司机,“开滴滴能赚钱”的传闻很快在村子里传播开来,并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动起转行的念头。

滴滴大厦 中新经纬 魏薇 摄 滴滴大厦 中新经纬 魏薇 摄

  庹师傅也被周围邻居带动起来,终于加入了网约车司机的大军。2015年,他花了将近9万元,分期付款购置了一辆东风雪铁龙。

  彼时,滴滴和各大网约车平台正在打响“烧钱大战”,乘客和司机端都有高额奖励补贴,庹师傅也的确尝到了些甜头。“有段时间只要接上乘客,哪怕最短距离下车也有50元奖励,”庹师傅感慨地说,“那时奖励真高。”

  开车也给他带来了一些烦恼,由于是外地车牌,早7时至晚9时进不了五环以内,庹师傅只好昼伏夜出,“刚开始都是整夜整夜的跑,白天休息。”

  “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要吃苦耐劳,”庹师傅的话得到了其他几位认同,在他们看来,任何工作都难免辛苦,只要能赚钱养家。

  但是他渐渐发现,这个行业越来越不赚钱,奖励越来越少,无论再怎么使劲跑,一个月除了油钱,也仅能赚到五六千元。无奈之下,他又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搬家,只是偶尔在晚上跑跑网约车,一个月赚一两千元“油钱”。直到2016年12月21日,北京网约车新政正式发布,庹师傅意识到这行可能再也干不了了。

  新政设置了5个月过渡期。这段时间,司机们经常聚在一起讨论外地牌、非京户到底还能不能开网约车?大家讨论了半天也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

  3月29日,滴滴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按照北京市网约车细则的规定,滴滴将于4月1日前停止对全北京地区(包括六环外)外牌网约车进行派单。

  庹师傅也收到了滴滴平台的通知。4月1日后,他的滴滴司机客户端再也没有响起过,他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

  指着那辆才开了不到两年的车,庹师傅说:“这辆车已经闲置了,只能回家的时候开开了。”

  “您以后还想开网约车吗?”听到这个问题,庹师傅摇摇头,“以后开不了了,我也不想拉黑活,风险太高。”

  卖车—买车

  石大爷是为数不多的抵制住周围人“诱惑”的。2009年,他和妻子从河北邢台老家一同来到北京打工,定居在后厂村,同样做着搬家的小买卖。

  石大爷看着路上跑着的外地牌照车辆,看到邻居也买了一辆哈佛,甚至一起干搬家的同事,把自己的货车卖了,买了辆小轿车跑滴滴。“说实话我挺动心的,我也想买一辆,后来我决定再观望一下,结果政策就来了。”石大爷暗自庆幸。

  “外地车牌让跑的时候,几乎每一户都有跑(网约车)的,原来这个村里哪有空地,只要有空的地方,到处都是10万块钱以下的车,”石大爷回忆道,“那时百度的北门晚上6点到9点,都停满了网约车和黑车。”

  17日晚,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来到百度北门附近寻找网约车。如今,等待接活的几乎都是出租车,只有一些下班的人在用手机约着网约车。

  北京网约车细则中,除了规定“京牌京户”,对车辆也提出要求:5座三厢小客车车辆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含新能源车),排气量不小于1.8升;7座乘用车排气量不小于2.0升、轴距不小于3000毫米。而后厂村住户们所购买的小排量车,大部分都不符合上述细则的要求。

  石大爷感叹道,当初为了拉活,很多人投资买车,想着这些小排量车便宜,油耗也经济实惠,以后买车的钱能拉回来,现在这些车只能砸手里了,卖了新车也挺可惜的。政策落地之后,村里70%-80%的外地牌照车因为在北京使用不方便,只能被开回老家了。

  “最惨的是卖了货车的哥们,现在把手里的车卖掉也买不回来货车,在熟悉的行业里再也做不了了。”

  就业—失业—再就业

  没了网约车,今后该去干什么?这是摆在后厂村打工者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因为干不了别的职业才做这个职业,结果这个职业也不让做了,北京的淘金梦也碎了。”自从新政落地以后,石大爷看到邻居们都在各自想着办法,“该干老本行的干老本行,干不了老本行的,选择别的职业或者回家了。”

  “干回老本行”是大多数后厂村打工者的选择,昔日网约车围村的画面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排一排停放在路边的货车。

  只是,在滴滴横扫网约车天下的同时,互联网巨头们也将目光投向了传统的搬家行业,后厂村的打工者们想从滴滴撤出、回归搬家行业,却发现这个行业早已面目全非。

  “出租车让滴滴代替了,搬家公司让货拉拉和58代替了。”说这话时,大李倚在门边,拿着手机熟练地操作着网游,屋子里几个人在热火朝天地打着麻将。

  大李也曾短暂的开过半年左右滴滴,“最多的一个月拉了20多天,也就赚了五六千块钱,养车和油钱也得一千多,去年看着行情不好,就不干了,又干回搬家。”

  令他没想到的是,当他转回搬家行业时,58同城、货拉拉等互联网平台也“杀”了进来。大李说:“以前客户会让我们带人带车去,现在客户可以在这些平台上找附近搬家拉货的。再加上去年买房子的多,搬家的也多,今年整体需求也没去年多了。”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在这些平台上注册时,大李愤愤地说,他们把市场给打乱了,以前起步价300元,现在120元,价格太低了,而且还要倒给平台钱,和滴滴都是一个套路。

  坚守—放弃

  “这个村儿里没几个还在跑(网约车)。”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从不同的人口中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唯一几个在坚守的,是有北京车牌的网约车司机,但在5月20日网约车新政过渡期正式结束后,他们面临的或是不能再继续开网约车。

  在后厂村探访的一天,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没有等到早出晚归、还在坚守的网约车司机,于是只好随机约了6辆网约车,其中仅有2辆是京牌非京户,其余4辆都是京牌京户车。

  而在网约车新政前,据后厂村住户描述,网约车平台上近70%-80%都是非京户的司机。

 小李拿手机展示滴滴平台的网约车司机标准 中新经纬 吴一尘 摄 小李拿手机展示滴滴平台的网约车司机标准 中新经纬 吴一尘 摄

  来自山东的小李就是还在坚守的非京户网约车司机,他现在开的是一位前同事的京牌车,因为关系较好,前同事同意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将车租给小李,于是小李注册了滴滴,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

  小李之前在顺义给房地产公司开过车,也在朝阳区给老板当过司机。他喜欢干司机这行,这一开就是近1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朋友向他介绍了网约车,他索性辞了职,专心做起了一名网约车司机,拼命的跑着网约车。他说“干这个自由点”。

  “我准备拉到最后一天,直到彻底不让干。”小李有一个四岁的儿子,老婆也和他一起在北京漂着,“上有老下有小,这失业的话压力得多大,得拼命干。”

  为了多赚钱,小李一天至少工作十几个小时,去年最长一天17个小时不吃不喝。“那天下车头都是晕的,只有尝试的人才能体会到。”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一共赚了五百多。

  作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小李最怕的就是差评。小李回忆道,有一次在中关村拉了一名乘客,在车上聊得挺好,他满以为五星肯定没问题,结果乘客打了一个三星。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乘客在评价一栏还写着:“司机师傅开车挺好。”申诉无效后,他只能认倒霉,再努力把星级拉上去。

  “每个新乘客,个人性格都不一样,这太有挑战了。”为此,小李研究了自己的秘籍,就是晚上拉车,因为白天经常堵车,晚上不堵车,乘客的心情会稍微顺畅点,好评自然也不在话下。

  随着5月20日的临近,小李越发担心今后是否还能继续开网约车。“之后万一不让开了,就不知道干什么了,最多到这个月底,肯定要给个说法。”小李也常常在想,会不会再推出一个暂行办法呢?也许他还能继续开呢?

  采访手记:“后厂村”是在京外地人的聚集地之一,这里也是外来务工人员在京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它与软件园在地理位置上仅一路之隔,但心理距离遥远得像两个世界。整个村子深藏在一排排货车身后,步入其中首先闯入眼帘的是一排低矮的平房,这里的房租大约每月600元,上下铺、公共卫生间和公用厨房几乎是房屋的标配,“禁止乱扔垃圾、垃圾入桶”的标语随处可见。

  “滴滴村”曾让这个村子名噪一时,而当互联网繁华的泡沫散尽、资本的挥霍走到尽头、网约车平台不再接纳这部分群体,他们的选择唯有接受。这些人当中,有的人选择回家打拼,有的人选择为承担家庭的重任而坚守。“滴滴村”的名称可能将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但在互联网浪潮冲击下,“后厂村”是否又会重获新生,值得期待。(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我要啦免费统计